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17 鳌龙河塌落的土岸里只有幽幽闪闪的一脉流水前面曾是我和郦贵久耕种过的土地那颗苍白的大星呆亮在大地与苍天扭结而成的边缘,那里灯光一点点亮了。回到坟前坐在这片亡灵聚居的地方一团酒气升起来静静悬在这里。我抬起头头顶是森森的绿月它正拖长长的光丝向土龙岗压过来。我又打了几个冷颤可不久那团酒气就让我感到酣然和温暖它裹紧我并漫漫地渗入了我。   背上那只黑巴掌柔软起来它飘在这团酒气里心里忽生出悲喜仿佛摆脱那左右我的命运重新回到生命中那种纯真鲜嫩当中。那团酒气渐渐散去我感到异常寒冷天亮了我在郦贵久的坟前磕一个头,又在那水泥坟下磕了一个头离开土龙岗边走边向北望起伏的大地隆入了蓝天。那座浑圆的大岗上清亮的阳光斜入屋顶和树一点点土烟囱上竖着根根白烟,烟柱的顶端像花般在半空中开裂了又翻滚着连成一片漠白,弥陀岗上的大喇叭播报新闻的声音细细地飘过来。我望了望斜在天边的那半月亮我朝它走下去弥陀岗这一带养羊的人越来越多了,两条河的河谷滩涂还有未被稻田占用的边边角角的草地草根都啃净了,大地光秃秃地露出凄凉的底色到了春夏只生层野菜。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